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有人囤货,有人高价抢货,废旧锂电池回收真这么赚钱?

2023-04-17 16:51:47 2073

摘要:2022年7月8日,杭州,一家电动车锂电池生产商展出的新型锂电池。(视觉中国/图)新能源汽车的故事刚开始没多久,它的续集就已开篇。按照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平均使用年限5-8年计算,国内正在迎来第一批退役动力电池高峰期——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

2022年7月8日,杭州,一家电动车锂电池生产商展出的新型锂电池。(视觉中国/图)

新能源汽车的故事刚开始没多久,它的续集就已开篇。

按照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平均使用年限5-8年计算,国内正在迎来第一批退役动力电池高峰期——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2021年国内累计退役动力电池超过32万吨,2025年有望增至78万吨。而据关注新兴产业的智库“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2021年退役动力电池回收量占废旧锂电池回收总量的比例超过八成。

随着原材料涨价,锂电池生产成本水涨船高,回收退役电池中的锂、镍、钴等金属,既可以缓解资源压力,也能降低生产成本。多家券商预测,2030年锂电池回收利用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锂电池回收行业新成立了数万家公司。嗅觉敏锐的资本也希望能找到锂电池回收赛道的“宁德时代”——作为锂离子电池研发制造巨头,“宁德时代”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总市值一度突破1.5万亿元人民币。

最近引起业内关注的是依靠有色金属原料制造起家的广东金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晟新能源)。三个月内,金晟新能源完成两轮数亿元融资,估值高达120亿元,已启动上市辅导备案,预计冲刺IPO。

2022年8月,深耕有色金属资源回收利用领域的上海西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恩科技)亦提交创业板IPO申请,拟募资8亿元,用于其20万t/a锂电池材料综合回收利用项目。

锂电池回收行业,真能成为新能源领域的下一个风口吗?

回收折扣系数倒挂

2023年1月,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终于较前一年的疯狂有所降温,跌破50万元/吨——2022年11月峰值价格曾突破60万元/吨。而2021年初,其价格仅为每吨5万元左右。

电池级碳酸锂是制作锂离子电池的重要原料之一。它的火爆也让新能源的衍生行业——锂电池回收走进公众视线。锂电池电量衰减至80%之后,无法满足为新能源汽车提供动力,将进入回收处理阶段,主要有梯级利用和拆解两种回收方式。

梯级利用是将剩余容量较高、整体满足使用需求的退役动力电池适当修复、统一标准后,投放至低要求的电池领域进行二次使用,如储能、低速电动车等;拆解是通过工艺技术回收电池中的锂、镍、钴、锰等金属,作为生产原料,循环利用。目前梯级利用存在技术难题,利润偏低,而拆解回收工艺成熟,利润更高。

废旧电池主要有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回收价格一般以上海有色网报价的镍、钴、锂等金属的市场价格,再乘以一定的折扣系数。

近两年废电池折扣系数甚至出现倒挂。赣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锋循环科技)副总经理章小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21年底三元锂电池的折扣系数不足100%,2022年11月时最高涨到了230%。

折扣系数倒挂现象,原因之一是计价方式。章小明介绍,组成三元锂电池的金属主要有锂、镍、钴等,此前锂的价格很低,三元锂电池回收价格按镍和钴的价格作为参考基准,锂不参与计价。锂价飞涨,远超镍、钴的价格,遂出现折扣系数倒挂。

有人冷静,有人囤货

当2022年三元锂电池回收价格处于高点时,企业开始出现分化。

例如,赣锋循环科技为控制风险,基本没有高价收购废旧三元锂电池,主要依赖此前低价购入的存货。“按我们的计算,当回收系数为230%,碳酸锂价格为50多万元/吨时,回收业务其实是亏损的。”章小明称。

但也有许多企业仍在高点购入废旧锂电池。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政策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黎宇科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有些公司看好废旧电池价格会继续上涨,遂买入囤货;有些大公司为了提高产能利用率,只能高价抢电池,“生产设备每年还有折旧费,至少先把生产线运转起来,哪怕薄利甚至略亏,也比机器放在那不动要好得多”;还有一些新成立企业为了“冲业绩”,制造一份漂亮的成绩单。

回收市场上,三元锂电池由于能提炼出锂、镍、钴等金属,一直比磷酸铁锂电池更受欢迎。章小明回忆,2017、2018年,做磷酸铁锂回收的企业比较少,利润很低。近两年,由于磷酸铁锂正极废粉价格暴涨,废旧三元锂电池价格过高,磷酸铁锂电池回收的价值和市场份额占比也有所提升。

章小明介绍,赣锋循环科技拥有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回收各3.5万吨产能,2022年,三元锂电池回收的实际产能利用率较低,而磷酸铁锂电池回收的实际产量超过了设计产能。

金属等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是正常现象,回收行业受金属价格影响密切。黎宇科称,例如整车回收主要是回收废钢,当钢价较高时,回收企业即便粗糙地拆解一下,利润也很好。但如果钢价下跌三分之一,许多企业就开始亏损。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2023年起,碳酸锂和废旧锂电池价格可能会继续回落。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吴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前锂价飙升主要源于供需关系的错配,如今业内对市场有大致预期,锂电池供应链上游会提前做好准备,且未来新能源汽车和锂电池的需求不太可能会翻倍增长,供需关系将改善。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指出,锂电池的金属价格未来可能会像石油等大宗商品一样,成为期货,在交易中找到供需平衡点。

行业已到盈利临界点?

“前两年,锂电回收很少被圈内人讨论,一些企业顶多是试探性布局一下。但最近两年,大家对这一块都非常积极。”祁海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除了市场高度关注的金晟新能源、西恩科技,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恒创睿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在2022年8月-9月接连完成超3亿元B轮融资和超亿元B+轮融资。湖南顺华锂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杰成镍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都在2022年下半年完成了超亿元的融资。

“资本对锂电池回收行业跟踪好几年了,近期增加关注,说明锂电池回收行业可能已到盈利临界点,很多企业在2022年开始盈利。”吴辉说,“未来几年,基于回收市场的逐步完善和规模效应的逐渐体现,(锂电池回收)将处于快速增长阶段,高估值正反映了这样的趋势。”

锂电池回收行业突然爆发,源于业内看好其前景。汇丰在2022年11月的报告中指出,2025年中国会有大量电动车电池到其使用寿命,这一年将成为电池回收行业的转折点。

赣锋循环科技的预判甚至更早。“我们认为,在2024年左右,市场上废旧锂电池应该会有比较大的增量。”章小明表示,公司已经部署,将加强锂电池回收的研发力量和资金投入。

格林美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称,目前是新能源快速增长期,处在一个增量市场中,还远没有到回收高峰期。公司计划到2026年动力电池回收量将达到30万吨的规模。

随着原材料涨价,锂电池生产成本水涨船高,回收退役电池中的锂、镍、钴等金属,既可以缓解资源压力,也能降低生产成本。(视觉中国/图)

产能利用率可能不足50%

市场火爆和资本热捧的另一面,则是锂电池回收行业产能利用不高的现实。

章小明表示,目前,锂电池回收业务对赣锋锂业的成本影响和利润贡献都不显著,放眼整个回收行业都是如此。

以锂电池回收行业的头部企业格林美为例,其动力电池回收的产能设计总拆解处理能力为21.5万吨/年。据中国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新能源电池回收利用专业委员会预测,2022年中国动力电池退役量在20万吨左右。换句话说,2022年中国所有的退役动力电池还喂不饱一家公司的生产线。

格林美的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格林美动力电池回收业务营收仅占总营收的0.78%。2022年前三季度,格林美累计回收动力电池1.2万余吨,预计全年回收退役动力电池包(不含废料)2万吨以上。

黎宇科判断,2022年锂电池回收行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可能不足50%。“我觉得目前行业仍处在前期布局阶段,不管企业讲述的故事听起来有多好,都可能需要较长时间去验证。”

此外,锂电池回收行业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2018年至今,工信部公布了四批《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业内习惯称之为(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白名单”,共有八十余家企业入选。该“白名单”类似于“推荐企业”,不具备强制性。

据黎宇科观察,2022年约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废旧电池流入了“白名单”企业手中。在非“白名单”企业中,一些不具备生产能力的公司扮演着倒买倒卖的“电池黄牛”角色,一些具备生产能力的公司由于竞争力不足而产能利用率低下。

未来,锂电回收行业的“马太效应”可能会越来越明显。“我估计再过两三年,一些小公司很可能会成为炮灰。”祁海珅说。

废弃锂电池尚未列入危废名录

锂电池回收行业爆发前,业内更期盼相关标准、法规和监管的漏洞能尽快被填补。

此前,废旧锂电池价格飞涨之下,一些“黑作坊”以更高价格收购废旧电池,人工拆解电池,不用承担昂贵的环保设备投入,不仅挤压正规企业的利润空间,还带来安全和环保风险。

黎宇科表示,此前铅酸电池也曾出现过无组织回收状态,非法冶炼过程中产生废气和废渣,电池拆解出的电解液随意排放,对土壤和水质造成严重污染。我国此后加强了监管力度,特别是2016年新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将铅酸电池纳入在内,非法处置危废三吨或以上可入刑,对个体户和小作坊形成极大震慑。

锂电池中的镍、钴、锰等重金属,以及其中含有的六氟磷酸锂等已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然而,废弃锂电池却没有列入该名录,按照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管理。

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动力电池回收并没形成统一标准,难以采用同一套拆解线,导致自动化程度极低,依赖人工拆解。祁海珅打了一个比方,与手机的发展历程类似,早期各个手机品牌都有自己的充电接口,最终慢慢统一为安卓的Type-c接口和苹果的Lightning接口。动力电池的可更换性和通用性也是未来的方向,“就像5号和7号电池,只要尺寸合适,哪个品牌的都能使用”。

好消息是,2022年9月,工信部表示,将加快研究制定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办法。工信部印发的《“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提出,要在2025年建成较为完善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

从拼渠道到拼资本、技术

目前,锂电池回收行业的玩家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整车企业,例如比亚迪、吉利;一类是电池和电池材料企业,例如宁德时代、赣锋锂业、天齐锂业;一类是第三方回收公司,例如格林美、金晟新能源。

整车企业具有渠道优势,在产业链中处于核心地位;电池和电池材料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场景多,关系密切。上述两类企业除了电池回收,还有各自主营业务,而第三方回收企业的专业性强,更愿意把主要精力投入在回收领域。

未来,究竟哪类锂电池回收企业会脱颖而出?

“上游材料价格涨,回收废料的价格也涨,锂电池回收企业主要赚的是加工费。”吴辉表示,“所以企业要把规模做大,才能赚钱。”

祁海珅则认为,目前市面上的退役锂电池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各企业比拼的是渠道,谁能拿到更多电池谁就赢了一大半。

“锂电池回收是一个看似简单,其实精深的行业。”祁海珅称,锂电池回收的门槛不高,一些小作坊也能拆解,但若想在大规模生产中降低成本,其实很有难度。目前,各个电池生产商的具体配比和工艺都不完全相同,非常考验电池回收企业的设备投入以及与电池厂家的合作程度。

祁海珅认为,未来电池的能量密度在提高,配比也在变化,电池回收企业需要不断迭代技术,资源将向具备资本优势和技术优势的企业聚集,“强者恒强”。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