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许家印没落,宁德时代崛起,是什么主导未来的大趋势?

2022-10-19 20:40:53 759

摘要:一年一度胡润富豪榜发布了,过去的富豪榜有“杀猪榜”一说,牟其中、黄光裕、顾雏军、兰世立、唐万新、颜立燕、张文中、张克强等富豪们,在上榜后不久就遭遇人生的“滑铁卢”,要么身患债务危机,要么锒铛入狱。今年的富豪榜也让“杀猪榜”名不虚传,过去霸榜...

一年一度胡润富豪榜发布了,过去的富豪榜有“杀猪榜”一说,牟其中、黄光裕、顾雏军、兰世立、唐万新、颜立燕、张文中、张克强等富豪们,在上榜后不久就遭遇人生的“滑铁卢”,要么身患债务危机,要么锒铛入狱。

今年的富豪榜也让“杀猪榜”名不虚传,过去霸榜的地产行业集体跌落,2021年居然没有一家房地产企业进入前10,其中皮带哥恒大许家印缩水最惨,从2017年的首富下降到今年的第70名。

反观新能源企业却异军突起,净利润只有44.8亿元的宁德时代曾毓群跃居第三,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的魏建军更是让很多人丈二摸不着头脑,他是谁?他做什么的?,这些其实都是新能源企业的领军人物。

在未来二三十年的时间里,还会有更多新能源企业出现在富豪榜上,和我们现在房地产市场一样,这个市场有可能成为万亿级别的大市场。

清华大学研究团队认为,未来我们如果想要实现碳中和,估计要投入140万亿元,这是啥概念?中国2020年GDP也就101万亿元,也就是说未来几十年我们要举一国之力,去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这个目标不仅仅是国家宏观目标,会涉及到各产业,每个人。


碳市场的玩法

现在的碳市场主要还是“自愿减排”的阶段,参与的企业主要是石化、建材、钢铁、电力、航空等传统行业,还有相关的上下游企业。

在未来“强制减排”阶段,这些高能耗企业要么转型,要么购买配额,而那些在清洁能源有布局的企业无疑会获得巨大机会,这也是净利润只有44.8亿元的宁德时代为什么有1.2万亿估值的主要原因。

除了宁德时代,我们熟悉的特斯拉,2020年全年利润只有7.2亿美元,如果去除掉售卖碳积分收入的15.8亿美元,这家企业无疑是亏损的,当然这一点也不影响特斯拉拥有万亿市值。


通过“碳积分”补贴造车这个玩法不仅仅有特斯拉,国内国产五菱宏光也玩得风生水起。售价不到3万的五菱宏光MINI EV,怎么算都不挣钱,然而这款销量超过20万的新能源汽车,却能够给五菱带来数十亿的碳积分收入。

除了宁德时代、五菱宏光,很多企业都可以通过申请CDM的方式,获得碳积分收入。CDM是欧洲主导的清洁能源发展机制,但是我们也可以申请加入。

过去清洁能源一直是欧洲国家所主导,可是碳排放毕竟是一个全球问题,没有全球的集体参与,很难获得全球气候改善的改善。

可是如果想要让发展中国家参与到减少碳排放,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大家想想也知道,拿我们国家排放大头煤电为例,占到整个发电量的50%,清洁能源发电与煤电每度差价在1-2毛,如果大量减少煤电,整个社会成本是非常高的。


而欧洲人给出的意见是,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可以不用强制减少碳排放,可以部分申请碳排放项目,然后逐步参与到发达国家的碳市场里。也就是说像宁德时代这样清洁能源利用比较好的企业,可以先期通过CDM机制,从欧洲碳排放市场当中获益。

从2005年CDM刚刚诞生之时,中国就积极参与到该项目,到了2009年,有超过600个项目注册成功,占到全球注册项目减排量的一半,是目前全世界等级项目最多的国家。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不是薅欧洲的碳市场羊毛吗?好像是只占便宜不吃亏呀。其实这件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碳市场是一个逐渐完善的市场,规则的制定相当复杂,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市场上提前摸索,任由西方世界来主导,未来我们很难在这个市场上有话语权。

碳市场的玩法?

过去欧洲采取了“祖父法”决定一家企业的碳配额,根据企业历史排放数据,来决定未来一年免费分配到多少配额。这个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比较有效,不会有让很多企业产生抵触心理,试想一下,上来就惩罚那些污染大户,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把企业给整死了。

可是我们回过头想一下,“免费配额”是不是鼓励污染企业排放呢?而且从常识来讲,等于是说,谁过去污染最厉害,谁就获得配额多,这显然不符合惩罚高排放企业的初心。


后来欧洲就发展出了一道基准线,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有个平均值,你超过这个平均值了,你就要付出更多的资金购买“碳配额”,你低于这个基准线了,就可以从这个市场获利。

然而这种配额制也有很多问题,比如你上年没有用完的配额,下一年怎么办?过去欧洲的做法就是,下一年直接作废,这就导致每到年底,就有大量企业在抛售碳配额,碳积分价格几乎一文不值。比如2005年,正常的谈配额价格是21欧元/吨,可是到了年底,这个价格只有0.02欧元/吨。


通常一件货物的价格并不是由重要性来决定的,而是由稀缺性来决定的,空气对于我们每个人很重要吧?但是它却是免费的,而黄金呢?既不能用于吃,更不能用来喝,但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导致它成为硬通货。

所以任何商品只要失去了稀缺性,就失去了商品的价值,碳配额也同样如此。后来欧洲就不断减少碳配额,既不让大部分企业感觉到“割肉”,又能够让碳市场能够活跃起来。

而且为了让更多的国家能够参与进来,还采用了CDM机制,也就是说欧洲这些企业可以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购买碳积分。

这其实也是巨大的BUG,中国国内的碳积分价格与欧美相差几乎十倍。这也让很多欧美企业来中国购买便宜的碳配额,后来欧盟迅速修复了这个BUG,来中国购买的碳配额有上限,最高不超过1.5%,不仅如此,欧盟开始细化规则,比如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配额比例也不同等等。看上去很简单的碳交易,背后规则的演化非常复杂。


未来碳市场,中国为何落后了?

碳配额这个东西毕竟是个虚拟的商品,它看不见也摸不着,所买卖的就是一堆数据,那么如何用一套科学方法测量这些数据呢?

很多人会说拿个计量器材去测量呀!我们的污水治理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你现在能够准确测量一家企业排污情况吗?污水这种比二氧化碳更容易测量的物质都这么难,更不用说空气测量了,难度是非常大的。

另外一种方法就是让企业自行申报,然后不定期来复核,然后根据企业上报的数据来估算这家企业碳配额。这种方法确实很省事,但是却很容易造假,甚至可能企业和审核单位一起造假。


现在最流行的做法就是质量平衡法,这是一套严密的科学计算方法,其核心理论就是质量守恒定律,如果你是一家煤电企业,你购买了多少煤,发了多少电,你排放的二氧化碳也基本就是这个数。

然而很尴尬的事情是,我们国家除了电力企业以外,其他企业数据几乎没有,你说一家服装制造企业,它的排放数据是多少呢?这家服装企业从布匹的购买,成衣的缝制,再到衣服的染烫,过程非常复杂,很难用“一刀切”的方式计算出碳排放数据。


此外为了保证数据在登记、录入、交易、结算过程中不被造假,还需要一整套检测、核查、报告的流程,这些规则不可能凭空想象出来,需要在实际的摸索当中不断完善这些数据,完善这些制度流程。

过去这个交易体系一直由欧美所主导,因此这些国家有了非常庞大的数据库,并且利用这些数据,他们已经建立了相当复杂的市场减排机制,而我们国家在这一领域几乎还是空白。

如果有一天,欧美等国家对这些规则进行强制推广,我们可能选择遵从。比如把全球的航空企业都纳入碳市场,那么我们能够拒绝吗?毕竟人家已经玩了很多年,不但有成熟的市场,而且规则也运行了很多年,能有的BUG也都已经被修复,你不用人家的,用谁的。

这就好比华为鸿蒙系统与安卓系统,不是说安卓系统有多好用,有多先进,而是人家安卓系统已经使用了很多年,系统相对稳定。欧盟在2012年就把航空业纳入了碳交易市场当中,我们国家至少要等到2030年游戏规则才能慢慢跟上来,已经慢了人家一步。

未来对我国的挑战

我们国家现在加入碳市场的主要是国有能源企业,未来要求更多的企业加入碳交易市场,而我国很多民营企业非常脆弱,如果一下要放开碳排放付费,这些企业很难短时间内适应。

现在我们国家碳交易价格在50块钱左右,这也是除欧盟以外其他国家普遍的价格,而欧盟的碳交易价格多少呢?40-80美元,价格相差了近10倍,这么高的碳交易成本,是很多企业难以承受的。


很多人觉得这是大企业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上文提到,我国还是以碳煤为主,如果碳煤价格上涨了一倍,对整个国民经济影响非常大,你不可能说不用电吧?

中国从2006年开始就已经是二氧化碳最大的排放国,2011年甚至是美国与欧盟的总和,这里面除了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国之外,我们的经济结构也决定了碳排放过高。

中国目前占据了全球制造业的28%,其中支柱产业、建筑、钢铁、采矿、还有发电等都是高耗能行业,想要实现碳中和,降低碳排放是十分困难的。

虽然道路很艰难,自从我们签订《京都议定书》之后,就要履行大国的社会责任,不能像川普那样说退群就退群。

从2013年开始,我们就在北京、上海、广东、重庆等重点城市开始试行碳交易,虽然现在试点的范围很窄,交易的规模也有限,但是我们可以不断摸索,建立一个覆盖全行业的碳市场。


总结

很多人觉得“碳达峰、碳中和”都是高大上的国家政策,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如果想要实现碳交易全面推广,每个人都要亲身参与。

如果你用过支付宝的蚂蚁森林,其实就是一个小范围的碳交易,我们通过绿色出行,赚取碳积分,未来能够抵扣我们在用电上的碳排放。未来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能够把你所有的活动能够记录下来,为你积攒绿色能量。

另外未来的碳交易像今天的证券市场一样,个人的碳积分不但能够交易,甚至能够作为期货进行跨期交易,这样就会有无数的普通投资者也会参与进来,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生活习惯也会发生改变。

现在很多年轻人愿意为健康生活付费,为各类“零糖”、“零添加”食品买单,无糖的酸奶要比普通牛奶贵了近一倍,但是这也不影响消费者为自己的消费理念买单。未来我们会为了绿色能源少吃牛肉,因为大气当中有相当比例碳排放来自牛、羊的反刍,然后排放到大气当中,随之而来可能更喜欢用人造肉等更加节能的肉食。

这些生活上的巨改变,无疑是市场巨大机会,这个机会可能比过去的房地产市场还要巨大。大的市场就会有“大鱼”,这一领域产生亿万富翁的概率也会大增,但是我们还要看到,过去我们在这一领域,已经远远落后于欧盟,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还要处在追赶者的角色。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