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宁德时代四面出击打造全产业链版图,其他厂商也被迫“卷”起来了

2022-10-19 21:11:10 3687

摘要:撰文 / 程辰编辑 / 孙春芳宁德时代打了一场“翻身仗”。10月10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司2022年三季度业绩预报。今年1-9月,宁德时代归母净利润约为165亿元-18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12.87%-132.22%。其中第三季度归...

撰文 / 程辰

编辑 / 孙春芳




宁德时代打了一场“翻身仗”。


10月10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司2022年三季度业绩预报。今年1-9月,宁德时代归母净利润约为165亿元-18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12.87%-132.22%。其中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预计盈利88亿元-98亿元,直接超过今年上半年81.68亿元的净利润总和。


强业绩带动下,10月14日,宁德时代A股报收每股436.91元,市值重回万亿元。而从市场份额来看,9月份,宁德时代再次坐上全球市场动力电池装车量TOP1的宝座。


“宁王”风头正劲。可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宁德时代的2022年,过得并不轻松。


今年一季度,上游锂矿价格猛涨,传导至下游的最直观结果,就是动力电池成本被推高。受此影响,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23.62%至14.93亿元,毛利率则由去年同期的27.82%,“腰斩”至14.48%,创下新低。


在新能源产业链上,动力电池价格牵一发动全身,无论是动力电池企业还是主机厂,都不想独自承担涨价的重压。


今年以来,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厂商,在烧钱扩产能的同时,又将触角延伸至上游锂矿。


“术业有专攻”似乎已经过时,当技术处于相对平稳期,产业链上的公司开启“卷”的模式,争相布局全产业链的版图,试图建立起具有高抗风险能力的供应链体系。毕竟,谁都不想被制约,谁也不想被落下。


一年就投了940亿


宁德时代的高盈利,在公司2022年半年报时期已有迹可循。


彼时,宁德时代方面表示,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过猛,宁德时代已经与大部分动力电池客户进行协商,对动力电池价格进行动态调整。


调价的效果立竿见影。9月举行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宁德时代已经“剧透”,由于三季度动力电池系统价格调整到位,产能利用率提升等,动力电池板块的毛利率表现将较上半年略有改善。


有动力电池行业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对于动力电池的定价权,宁德时代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这由宁德时代的市场地位决定。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最新数据,今年9月,宁德时代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达15.12GWh,以47.8%的市占率继续领跑。


开拓新客户、建立多元且均衡的客户名单,是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后续市场潜力的保障。但对于不愁卖的宁德时代,产能吃紧成为掣肘市场规模的因素之一。


据公开数据,截至2022年6月底,宁德时代电池系统已有产能154.25GWh,产能利用率达到81.25%;在建电池生产项目6个,在建产能100.46GWh。


尽管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在今年展现出迅猛攻势,但要追上领跑者,还须时日。以国内市场份额位居第三的“黑马选手”中创新航为例,其招股书显示,公司2022年整体产能预计为35GWh。两相比较,宁德时代的优势依旧明显。


领跑者为了不被追上,依然需要在扩产能的跑道上一路狂奔。


今年9月,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在河南省洛阳市投资建设洛阳新能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140亿元。而在今年7月份,宁德时代披露一个总投资140亿元级别的动力电池项目,工厂选址山东济宁。


2022年至今,宁德时代已发布5个百亿级别投资项目,总投资预算接近940亿元。而这座选址洛阳的新项目,将成为宁德时代在国内的第十三座独资电池工厂。据《财经天下》周刊粗略统计,上述这些生产基地的规划电池产能,合计将达775GWh。


这些全资电池工厂中,还包含了一系列海外生产基地。事实上,抢占欧洲、北美市场,已经纳入国内一众动力厂商的发展规划。


今年8月,宁德时代披露将在匈牙利建设新能源电池产业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73.4亿欧元。这也是宁德时代继德国图林根电池生产基地后,第二座海外独资电池工厂。


动力电池产能扩建,是门烧钱的生意。


宁德时代方面曾估算,动力电池单GWh产能的实际投资需3亿-5亿元。对于竞对的激进产能规划,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就曾表示,动辄几百Gwh的产能规划,需要上千亿的资金投入,这些产能规划“还得看最终的落地情况”。


(图源:视觉中国)


但为守住市场份额,维持住公司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宁德时代同样不能放弃产能“军备赛”。


为了给“军备赛”提供粮草和弹药,宁德时代一直是A股的融资大户。


2021年8月,宁德时代披露定增方案,拟募资总额不超过582亿元,主要用于电池产能扩建,新技术和材料的研发等。


这项定增方案最终在今年4月通过证监会批准,募资总额下调至450亿元。而这笔定增中,380亿元将用于宁德时代旗下4座电池生产项目的投建。根据宁德时代此前发布公告,在2025年之前,公司动力电池产能预计将达到670GWh以上。


抢锂矿,向上游进军


宁德时代并不能放松。


波动的锂价推高了动力电池成本,也撕破了产业链上各企业表面维持的“和气”。


今年7月,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直接“调侃”,动力电池成本占据整车成本四至五成,甚至达到60%,“我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钱去哪儿了”的表面争论,背后揭示的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话语权的转移。锂矿价格猛涨,产业链的利润也开始向上游聚集。以天齐锂业为例,今年上半年,天齐锂业归母净利润达到103亿元,同比剧增超100倍。而在2020年,公司全年净利润还为亏损近19亿元。


9月底,电池级碳酸锂基准价再次突破50万元/吨,重回历史高位,又给火热的锂矿生意添了一把火。


锂价为何飞涨,行业内各有判断。


此前,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公开表示,今年碳酸铁锂价格短期暴涨,但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完全足够生产全球需要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是上游原材料的炒作带来了产业链的短期困扰。


马斯克同样认为全球锂资源储量并不短缺,但短期内锂资源依旧会限制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图源:视觉中国)


“锂矿涨价炒作的因素占比很小”,一位国内动力电池厂商负责人持不同观点,“锂矿合作基本走的是长期协议,主要还是供需出现了问题。”


这位消息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根据目前行业情况,锂矿和镍矿价格有望在2023年下半年出现阶段性回落。


但这不妨碍眼下的“抢矿大战”。


2022年以来,动力电池企业、汽车主机厂纷纷下场,与锂矿企业深度绑定,甚至直接参与矿产开采。事实上,尽管曾毓群曾公开表示矿产资源并非产业发展的瓶颈,但在“抢矿”这件事上,宁德时代并不手软。


1月,宁德时代先后在四川、贵州成立锂矿公司,布局选矿、矿物销售等业务。


4月,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又以8.65亿元的报价,竞得江西省宜丰县一处含锂矿区的探矿权。据宁德时代方面透露,目前公司在江西已拥有锂资源全产业链布局,覆盖采矿、选矿及碳酸锂冶炼等业务。


宁德时代布局锂矿资源在更早之前已经开始,只不过,彼时宁德时代多以持股、控股等形式介入,如收购加拿大Millennial公司,战略投资天华时代等。


在情势日趋急迫之下,宁德时代如今选择直接冲进去高价买矿这类“土豪”玩法。


当然,竞对和中下游其他企业也没闲着。


9月底,亿纬锂能发布公告称,拟以8亿元作价,收购瑞福锂业20%股权,以提升上游供应链稳定性。


同样在9月,广汽集团旗下新能源业务板块广汽埃安,宣布与赣锋锂业合作,业务涉及锂资源开发、中游锂盐深加工以及废旧电池回收利用等。


此前,还有媒体报道称,蔚来计划以超过6亿元的资金,投资布局阿根廷锂矿项目。


但需要说明的是,锂矿又是一个商业周期较长的项目。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曾表示,矿石生产的碳酸锂,产能释放周期需要3年-5年。


“矿产开采是高回报、高风险的项目,这两年的特殊行情让锂矿生意大热,但不能忽视此前部分锂矿公司赔钱的状态。动力电池厂商乃至车企布局矿产,还是出于保持长期成本稳定性的考虑。”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但对于资金储备不那么充裕的公司,挖矿依然是需要谨慎的事情。


行业警惕产能过剩


动力电池是公认的好生意。


根据中汽协统计数据,今年1-9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达到456.7万辆,同比增长1.1倍,市占率达到23.5%。


另据乘联会统计数据,9月份新能源汽车国内零售渗透率首次突破30%大关,达31.8%,同比超过11个百分点。


新能源车消费带动下,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曾预测,2025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将超过1TWh,产值超过1万亿元。


高需求推高动力电池厂商的扩产热情。仅在刚刚过去的9月,除宁德时代披露洛阳的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外,欣旺达、亿纬锂能也先后放出新项目的消息。前者将在义乌、宜昌两地投建动力电池生产项目,后者则计划在沈阳建设一座年产40GWh的新工厂,预计总投资100亿元。


据《财经天下》周刊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动力电池厂商新增规划产能已接近1200GWh。按照国轩高科此前提供的参考标准:若以每辆车配套50KWh电量为例,1GWh电池可配套2万辆电动车。


按此计算,仅这批新规划产能,就可配套2400万辆电动车。而根据中汽协预测,2022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全年销量预计达到550万辆。二者仍有明显差距。


不过,上述新规划产能落地仍需2-3年时间,甚至更久,而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市场需求依然存在。分析机构SNEResearch也预测,到2025年,动力电池产销缺口将达37%,市场仍将处于维持供需紧张的状态。


但针对动力电池产能、上游锂矿开采的大手笔投资,仍然引发业界对于产能过剩风险的担忧。


今年8月,国家能源局转发《经济日报》文章,表态需“动态看待电池扩产热潮”。行业担心,严重的产能过剩会引发市场恶性竞争,这类教训,在钢铁、光伏等行业都曾发生。


欧阳明高则认为,2021年至2030年十年间,我国新能源汽车将整体保持快速增长趋势,但周期性波动仍然存在,预计2025年将出现动力电池产能周期性过剩。


尽管存在相关风险提示,但动力电池厂商和车企都不想失去这个巨大的市场和产业链上的话事权。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曾毓群曾表示:“如果是有稳定的供应链,公司就不会自己去挖矿。”然而,面对仍处于成长期的新能源产业,要想站稳脚跟,向上游布局进行全产业链投资,仍是现阶段企业规避风险的重要手段。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